6月30日,成都市武侯區航空路新希望大廈外,一名男子帶著14個人集體下跪,手舉標誌牌向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暢借款100萬元治病,上面寫著“借我一百萬,我打工還你一輩子”的字樣。(7月3日《新京報》)
  莫向松向富豪集體下跪借錢,不少人質疑其道德綁架。從錶面看來,這種行為確實有點過分。帶著一幫子人跪在那裡,開口就是一百萬,沒有征求意見更沒有商量,分明就是給對方難堪,類似於乞丐的“逼捐”。愛心捐款應該遵循自願原則。而且“借我一百萬,我打工還你一輩子”這類承諾也很不現實。加之男人膝下有黃金,小莫不應該如此跪下“借錢”。但從實質上看來,不能簡單地將此看做是“道德綁架”。
  不客氣地說,說“道德綁架”的人本身就是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審視這件事,也無異於一種“道德綁架”。如果設身處地地站在莫向松的角度看,就不會發出此類“惡”的評論了。
  莫向松出生3月後母親去世,父親因此精神失常,自己從小與養父母一起生活,他不可能承擔巨額治療費用,他的困難是一種現實。他並未向紅十字會等慈善機構求助,也沒走官方渠道獲取援助,是因為不清楚怎樣的渠道可以實現求助。即便向這些渠道申請了,實際作用也有待於檢驗。而且,此前他也曾嘗試過“裸曬”曬死癌細胞的活動,引來不少本地媒體關註,但都收效甚微。
  在無法可解的情況下,莫向松的下跪借錢只是一種積極自救的“行為藝術”而已。每個人都應當珍惜生命健康權,為了抵抗白血病,爭取好好地活著並沒有錯。被借錢的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暢可以說不,但不能說是遭到了“道德綁架”。如果有愛心,捐獻或借錢也可以。當一個人處於生命困境時,任何機會都可能是拯救其生命的最後一根稻草,對小莫的行為我們應該給予理解和支持,甚至直接伸出援手。
  我就是想活下去。父母養我二十多年,我不想自己就這麼沒了。如果能活下去,我將來會回報社會。我想過,等有空了去孤兒院當志願者……這是莫向松的心裡話。當你讀懂了他的心聲後,還認為他的下跪借錢是一種“道德綁架”嗎?我們不能站著說話不腰疼,換做是你,或許也會這樣。無論是炒作也好,“綁架”也好,小莫的積極自救沒有錯。他的這種“行為藝術”,對被借錢的富豪,對我們,對社會都是一種愛心檢驗。如果沒有切身體驗,沒有贈人玫瑰,只是“鍵盤俠式”批評與指責,豈不也是種冷漠的“道德綁架”?
  文/徐大發  (原標題:下跪借錢只是自救的“行為藝術”)
創作者介紹

鵝肝

iiwgjvter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