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學黨委原書記洪銀興資料圖片。中新社發">
  南京大學黨委原書記洪銀興資料圖片。中新社發
  ">
  近日,國務院任命王樹國為西安交通大學校長,免去鄭南寧校長職務。61歲的鄭南寧此前擔任西安交通大學校長十年有餘。
  根據此前教育部黨組公佈的相關規定,“年滿60歲的領導班子成員要及時退出領導崗位”。今年以來,包括西安交通大學、南京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等在內的10所教育部直屬高校完成了校長或者黨委書記的更換,西安交通大學、大連理工大學和北京外國語大學三所高校校長和黨委書記同時更換,其中10人因到齡而卸任。
  3所高校校長因年齡更換
  鄭南寧從2003年8月起出任西安交通大學校長。截至去年,任期已達到十年、兩屆。
  教育部今年初公佈的《中共教育部黨組關於進一步加強直屬高等學校領導班子建設的若干意見》明確要求,“黨政領導班子實行任期制,每屆任期5年,任期屆滿應及時換屆”,“領導幹部原則上擔任同一職務時間不超過兩屆或10年”等。
  此外,該文件還提出,直屬高校年滿60歲的領導班子成員要及時退出領導崗位。1952年12月出生的鄭南寧如今已經61歲。
  今年至今共有5所教育部直屬高校完成了校長更換,其中3所學校的校長卸任均為“年齡原因”,即滿齡,包括西安交通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
  但也並非所有的校領導更換都是由於年齡到期。比如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龐龍,就是由於原校長韓震轉任黨委書記,而從副校長升任校長;大連理工大學也是由於原校長申長雨出任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而任命新校長郭東明。
  7所高校黨委書記到齡卸任
  今年5月,執掌南京大學十年半後,63歲的洪銀興卸任該校黨委書記,官方公佈的原因也是“因年齡和任屆到期”。儘管繼任者張異賓只年輕他5歲半,但58歲的年齡剛好符合教育部要求,即部屬高校黨委書記初任年齡不得超過58歲。
  洪銀興也是今年第8位卸任的教育部直屬高校黨委原書記。教育部直屬高校黨委書記從去年年底開始進入新一輪換屆高潮。截至目前已有8所高校黨委書記易人,卸任者中7人也是屬於到齡卸任。
  高校一把手延遲退休日趨減少
  據南都記者統計,目前,復旦大學、同濟大學、中國海洋大學、華北電力大學、中央美術學院、東華大學、中央音樂學院等高校的校長超過60歲。其中不乏任期超過10年者。
  此前教育部黨組的文件中,雖然對部屬高校黨政一把手的退休年齡有所界定,但還補充了一句:“年滿60歲的領導班子成員要及時退出領導崗位,黨政正職領導幹部可根據工作需要適當延長”。
  教育部一位內部人士告訴南都記者,儘管如此,如今可以延遲退休的黨政一把手日趨減少,延長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比如人民大學原校長紀寶成,任校長一職11年,67歲才卸任。而今年卸任的諸多黨政一把手,只有華中科技大的原校長李培根和上海交通大學黨委原書記馬德秀兩位超過65歲。西安交通大學黨委原書記王建華,今年4月卸任時只有60歲零2個月。
  另據記者統計,去年更換了12所教育部直屬高校的校長,只有3人是到齡退休。今年這一比例顯著提升。
  對於如今超過60歲仍然在崗的高校校長、黨委書記,上述教育部系統內人士也坦言,不能單純根據年齡“一刀切”,黨政一把手更換、尤其校長更換時,需要有合適的接替人選。而目前部分專業類學校,校長均為業界泰斗,很難找到與其媲美的繼任者。
  事實上,在國外,很多名校校長也並不拘泥於年齡或任期。比如耶魯大學前校長列文就任校長長達20年,而歷任哈佛大學校長中最長任期達40年之久。當然,美國的校長與中國的校長性質和職能相差很遠。
  訪談
  南京大學黨委原書記洪銀興:
  我主動申請卸任南大黨委書記
  2014年5月,因年齡原因,洪銀興不再擔任南京大學黨委書記職務。退休後,洪銀興接受了南都記者的採訪。
  南都:你在演講中說南京大學是你“生命中最為重要的地方”,為什麼剛到齡就退休?
  洪銀興:退休是我自己的意願,也是我自己提出的申請,早在年初就遞交了退休的申請。今年我們學校黨委換屆,我覺得自己年齡到了,還是想專心做我的學術專業研究。
  南都:但根據教育部的相關規定,黨政正職領導幹部可根據工作需要適當延長,你是否想過多延長一些?
  洪銀興:副部級官員的退休年齡的確可以適當延長,但我這也屬於按期換屆。我退下來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到齡,二是到屆。我在黨委書記這個崗位上幹了11年,滿了兩屆,應該及時讓出崗位,讓年輕人上來,不能耽誤年輕人。
  之所以不再延長退休,一是不符合規定,二是不感興趣。我幹了這麼久了,為什麼還要再乾?有人很大年齡才退休,但我有我的想法。
  南都:不做黨委書記,準備做什麼呢?
  洪銀興:我繼續做我的學問。我本來就是做學問的,一直都沒有放鬆學術研究。驕傲一點地說,我本來就有很高的學術地位,對我而言,做學術並不是難事,反而很享受。
  南都:為什麼不去做社會兼職?
  洪銀興:除了學術兼職,我從來不接受其他兼職。對我而言,做學問最好。而且,作為一名教師,教書育人多好。我就喜歡我的專業,對於其他,我都不感興趣。
  學術兼職也要慎重。此前,南京大學成立學術委員會時,我還被告知是學術委員會成員,我就要求他們調整,要求除了校長當主任、分管科研的副校長參與外,其他校領導都要退出。體制決定,高校是黨委領導、校長負責,職務決定,高校中黨委書記就是書記。在我看來,當了行政幹部,就不應該再參與學術機構,而是應該讓專家主導。
  南都記者 葛倩 實習生 王付嬌
  發自北京  (原標題:10位高校黨政一把手到齡卸任)
創作者介紹

鵝肝

iiwgjvter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