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國防部4月5日公佈照片,以澳大利亞為首的搜索團隊開始利用拖曳聲波定位儀在南印度洋進行水底搜索,試圖捕捉機上“黑匣子”航空記錄儀的信號。
  
  澳大利亞國防部4月5日公佈照片,以澳大利亞為首的搜索團隊開始利用拖曳聲波定位儀在南印度洋進行水底搜索,試圖捕捉機上“黑匣子”航空記錄儀的信號。
  中新網4月9日電 據外媒報道,澳大利亞官員8日誓言要繼續在海洋中尋找馬航MH370航班的黑匣子,直到他們確信黑匣子不再發出脈衝信號為止,他們還表示,在洋底定位黑匣子的任務“極為艱巨”,在沒有探測到進一步信號之前不會派出潛水艇。但搜尋人員擔心,由於電池壽命將盡,黑匣子信號“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停止”。
  據報道,負責協調搜尋工作的澳大利亞人安格斯•休斯頓(Angus Houston)在皮爾斯空軍基地(Pearce Air Force Base)說,“沒有進一步接觸到任何信號傳輸,我們需要繼續搜索幾天,直到對信號發射器的電池耗盡有絕對的把握為止。”
  最近幾天,在位於珀斯西北、距離該市約2200公里的海域進行搜尋的過程中,澳大利亞海軍的“海盾號”(Ocean Shield)軍艦和中國的“海巡01”輪都探測到了脈衝信號。但是,在探測到最初信號之後,沒有再探測到後續信號,首次探測到信號是在4月5日。
  休斯頓表示,在沒有探測到進一步信號之前,不會出動潛水艇。“海盾號”的位置在劃定的搜索區域的最北端,而“海巡01”輪則在南邊。這個縮小後的搜索區的面積約為7.8萬平方公里,7日搜索的區域面積約為23 萬平方公里。指揮人員試圖讓搜尋船隻保持距離,以確保一個安靜的環境,降低接受到錯誤反饋的幾率。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戴維•約翰斯頓(David Johnston)描述了未來極具挑戰的任務。
  他說,“這是一項極為艱巨的任務。搜尋區很大很大。海水極深。”
  這架馬航班機是在3月8日失蹤的,當時它正在執行從馬來西亞吉隆坡到北京的例行飛行,機上載有23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
  7日,休斯頓報告說,“海盾號”使用的拖曳式聲波探測器在兩個不同的時間檢測到信號,第一次信號持續了2小時20分鐘,第二次探測到的信號持續了13分鐘。
  探測到的聲音與飛機的數據記錄儀和駕駛艙錄音儀發出的一致,被認為是搜尋者所掌握的、有關這架馬來西亞班機可能在哪裡墜入大洋的最好線索。但還未能核實這些信號來自失蹤的飛機,也沒有從海上打撈到任何被確認是屬於馬航370的碎片。
  報道指出,如果能在洋面找到碎片,或探測到新的聲音信號傳輸,則可能會讓搜尋者極大地縮小需要搜索的洋底區域,也就是可能找到飛機殘骸的區域。休斯頓的描述稱,他們將會使用的那種小型潛水裝置的視野很窄,他說,“那是名副其實地在洋底爬行。”
  休斯頓說,“如果我們現在下去做視覺搜尋,要花很多很多天的時間,因為這種搜尋很慢,在洋底進行搜索是非常細緻的工作,當然,深度也非常深,極具挑戰性。”搜尋工作聯合協調中心估計,該區域水深5000米左右。
  美國第七艦隊(Seventh Fleet)發言人威廉•J•馬克斯中校(William J. Marks)說,澳大利亞和美國的搜尋人員為了再次獲得信號,“正在仔細且有條不紊地晝夜工作,”如果信號是黑匣子發出的話,那會是持續的。他說, 用一次經過所得到的信號,可將信號定位在約3公里的範圍內,但用幾次經過和持續信號,可用三角測量法將信號發射器的位置確定在幾百米以內的範圍。
  搜尋人員還擔心定位設備可能很快會停止發送聲音信號。約翰斯頓說,搜尋工作已進入第32天,他還說,設備上電池的壽命正常情況下是30天左右,信號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停止。但是信號發送的頻率與電池的壽命無關。其他因素,比如水壓,可能會影響信號。
  休斯頓表示,由於探測到了脈衝信號,搜尋工作有望取得進展。
  他說,“就像我昨天說的,它們聽上去像是一個緊急定位器發出的。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這麼激動。將找到進一步的證據,確認飛機就在那個位置,對此我們充滿希望。”
  但是他補充道,在沒有發現任何殘骸的情況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原標題:馬航客機黑匣子信號或隨時停止 澳官員誓言找到)
創作者介紹

鵝肝

iiwgjvter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